联系QQ:175567947
30天打赏主播12万 直播打赏门槛逐渐提高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8-07 11:54
【雅星平台2019-08-07讯】

近日十里发现一则比较扎心的消息,一位10岁的小女孩在直播平台上打赏主播2万7只为听一听主播夸奖她,几句“谢谢”就能换来女孩母亲一年的工资,目前女孩父母正在积极平台,希望能追回损失。据采访得知,小女孩表示家里没人夸她,听见主播感谢礼物就会很开心,不知不觉就送了这么多钱。

对于这位小女孩的幼稚行为,许多网友直言还不如进夸夸群,一群人不断夸能把她夸自闭,而这件事的背后也透露出父母陪伴孩子时间不足,导致孩子缺爱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近几年直播逐渐流行起来后,时不时就有小孩儿用父母的信用卡打赏,甚至有成年人用买房、治病的钱刷礼物,那么刷礼物当真这么容易上瘾吗?

汪涵“痛批”看直播打赏行为

去年《火星情报局》上有一位嘉宾自曝“他每个月会用80%的生活费打赏主播”,听见这一消息后汪涵直接怼了回去,“你生活费的百分之八十打赏主播,百分之多少打赏父母?还是要打赏一下父母啊,别人都赡养父母,你却赡养主播了。”随后该小伙一脸尴尬,本是得意洋洋甩出这个观点却被汪涵“痛批”,现场一度很尴尬。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部分沉迷直播的年轻人确实有着不同于其他同龄人的想法,他们可能觉得打赏主播也算是一种值得骄傲的事情(有些类似于支持正版的意味),此外还能获得其他水友的崇拜,看起来怎么都不亏。可是这笔钱真的应该花在直播平台上吗?或许还有更多值得花销的地方吧。

直播打赏门槛逐渐提高

如今的直播平台为了挣钱,似乎水分比以前更重了一些,越来越多一夜怒刷百万的神豪入驻,谁也分不清他们到底是官方刷手还是真的有钱人。前些日子有网友想起三年前的斗鱼,那时一千架飞机(10W)就能引起全站轰动,哪像现在,一千发超火(200W)都无法引起水友的注意力,就是因为公会入场,刷礼物的门槛都提升不少。

前些日子PDD在斗鱼首播,一夜之间就刷了几百万的火箭,粉丝节决赛时更是一万发超火(2000W)打底,这到底是钱还是数字大家都看不懂了,直播行业水到底有多深呢?

而越是这样,就可能会有更多不懂事的小孩子被吸引其中跟着刷礼物。当然,这种现象以及行业并非有多么大的错,如果父母多多陪伴、教育孩子,这种情况应该也会减少很多,怕就怕那些无人关注的小孩子,看直播过程中以为找着了好朋友,最后不经意间刷上几千上万的礼物就亏大了。

争议!打赏主播的钱能退吗?

11岁男孩“打赏”女主播,平台退还

近日,成都11岁男孩小伟在爱奇艺App观看直播时,为“打赏”女主播,3天内花掉了爷爷4万元退休金。2月26日,了解到,爱奇艺平台已到家长核实情况,如情况属实,愿为家长办理退款。

19岁小伙狂打赏21万!女主播回应:不会退钱

自2016年至2018年,李达与父母蜗居在济南二环高架旁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小屋里,月租270元。2018年7月,父母将26万元购房首付款转入李达的账户。9月底,这笔钱即被他打赏一空。因为这笔钱,李达成为了直播平台“酷我聚星”里挥金如土的“公侯”。从低级别玩家,到现在的“大佬”,他只用了四五天的时间。

就在事件发生后,李达被检查出中度抑郁、智商75,然后家属以低智为由与酷我聚星的客服数次沟通,希望平台能退回打赏费。北京师范大学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刘德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法律中,不是按智商来判断,是按年龄来判断的,这需要法官根据经验,和司法鉴定的结果,来判断这个人到底是完全行为能力人还是限制行为能力人。”

李达曾告诉,对主播心儿他打赏得最多,约占90%,即18.9万元。不过,心儿直言,“主播提成很少,不会退还。”

花23万打赏主播求退回被拒

故事主人翁这位男子的妈妈是家政人员,爸爸在城里打零工,一家人租住在杭州郊区的破旧出租屋里。

突然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挣的23万存款就这样没了,妈妈急坏了,爸爸把儿子抓回来问清楚,才知道这儿子从7月分开始,就悄悄把父母的银行卡绑定了支付宝,同时绑定了自己的手机号,然后两个月共打赏了23万给网络直播平台的主播。

事情发生后,这名24岁的男子就离家出走了,留下了痛心的父母。妈妈没办法,只好求直播平台退回这些钱,但是对方回应是:不会退款。他24岁了,是成年人了。

9岁女孩打赏主播,平台承诺退还部分

苏州工业园区一名9岁女孩,在家长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用奶奶的手机下载了抖音App,并通过手机支付宝顺利为账户充值近1.5万元,并把在平台购买的“抖币”全部消费完。由于缺乏证据证明消费是由未成年人操作,且不上抖音平台,家长想要退款困难重重。经过报道和的协调,最后,抖音平台和被打赏主播表示将退还1.2万余元。

挪用公款近千万打赏女主播,退钱!

2015年底,在江苏镇江市某房地产公司担任会计的王某因为无聊,接触到网络直播平台,随后又发现了自己心仪的美女主播,并第一次给账号充值500元用于打赏。为了得到女主播的关注,王某开始不停地向直播间“砸钱”,这一“砸”就是10多个月,前前后后累计总额超过930万元。民警通过调查发现,王某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十多次侵占公司资产且数额巨大。

法院作出宣判:被告人王某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责令被告人退还所有侵占被害公司的款项。在这次会计公款打赏事件中,引起热议的便是被打赏的“斗鱼直播一姐”的冯提莫。对于王某挪用公款事件,冯提莫曾在自己的直播平台做出回应,称愿意退还。

该不该退钱?

在类似“赃款打赏”的刑事案件中,除挪用公款外,还存在以盗窃、诈骗、职务侵占等方式获取不义之财,再以犯罪得来的赃款用于打赏主播的情况。在多例法院判决书中,仅判决被告人退赔款项或对剩余赃款进行追缴,均未提到对打赏主播的款项应该如何处理。

当然,有的女主播由线上互动发展到线下交往,有的还发生了性关系。如果女主播明知是挪用单位资金来打赏她还那样做,则成立挪用资金罪(或其他犯罪)的共犯,在追究女主播的刑事的同时,可追回其违法所得,此时追缴女主播的财产范围就比较宽泛。

对于未成年人打赏主播行为,四川琨爵律师事务所主任朱界平律师告诉,根据民法总则规定,8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

也有评论认为:网络主播一般通过合法注册的网络视频公司进行直播,网络观众进出自由,打赏自由。打赏是观众对主播表现的赞赏,法律性质为赠与,表面上是打赏主播,实际上打赏的钱进到直播公司账上,主播只能按合同约定获得提成(当然可能所占比重很大)。打赏同一般赠与并无二致,只有在受赠人采取欺诈、胁迫等方式,让赠与人作出不真实意思表示,所发生的赠与才可请求法院撤销;或者附条件的赠与,受赠人未履行所附条件,或者受赠人严重侵犯赠与人或者其近亲属利益等(这些情况在网络直接打赏中一般不存在),赠与人才可以请求撤销,返还财产;否则,赠与的财产交付给受赠人后,是不能再要回去的。

:排头兵(ID:gfsbjjh)

综合澎湃新闻、红星新闻、江苏、南方都市报

为满足虚荣心,女出纳侵占公司资产打赏男主播490万!自称打赏能释放压力

近日,武汉法院公布了一起女出纳因觉得打赏主播能“释放压力”,侵占单位546余万元的案件。

一些人为了满足自己“虚荣心”等情感需求,在短时间内,占取单位大额资金用于打赏主播和个人消费,至案发时却无力偿还。

红星新闻梳理了近年发生的27起单位员工占有单位资金打赏主播的案例发现,

猛刷“火箭”“潜艇”等贵重礼物

武汉法院公布了一起女出纳侵占单位500余万元打赏主播共计490余万元,因觉得打赏主播能“释放压力”的案件。

杨某是一个资深网迷,非常喜欢看网络直播,遇到“对胃口”的男主播,便会经常打赏。直播间内的杨某,出手很是阔绰,给喜爱的男主播刷起礼物来更是毫不手软,“火箭”“潜艇”等贵重礼物一刷就是好几十个,是直播间神秘的“大神”。

据武汉市检察院官网发布的公开信息显示,

直播间外,杨某其实只是一名普通上班族,月收入两三千元,家庭条件也一般,手头并没有多少钱。

2016年7月,通过网上应聘,杨某进入武汉某公司担任出纳。八月开始,她利用职务之便在公司资金上动起手脚。

起初,杨某侵占的资金数额并不大,每次都是将小额的钱从公司的加盟商账户转到自己银行卡,作案后她也非常担心,但是并没有任何人发现异常后,杨某的胆子越来越大,开始将公司多个加盟商账户上的钱多次以几十万不等的数额转到自己账户上 。

直到2018年7月底,公司的财务经理发现杨某做的账务与公司银行账务流水对不上后开始追查,才发现杨某侵占公司巨额资金。截至案发,杨某侵占的资金中,490余万已全部打赏网络男主播。8月8日,杨某投案自首,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

据杨某交代,她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打赏过多少位主播,看过的节目太多,看节目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是想给主播们打赏。

杨某回忆,自己最大的单笔打赏金额大概是2万多元,打赏主播时,感觉释放了很多压力。

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2016年8月至2018年8月,杨某在武汉某公司担任出纳期间,利用保管公司账户、知晓账户密码、掌管公司进出资金、制作对账单的职务便利,通过网上银行转账、取现转存等方式,多次将公司资金共计546.4294万元非法占为己有,并在制作电子对账单时采取删除银行转账记录、修改账户余额、伪造转账凭证等手段进行平帐处理。

经法院审理查明,杨某将上述侵占资金全部用于充值互联网直播平台打赏主播及日常消费等。

2018年8月8日,被告人杨某在被害单位发现其所涉犯罪事实后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案发后,被告人杨某的家属代其退出赃款40万元。

2019年3月29日,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判处杨某犯职务侵占罪,处有期徒刑7年,除家属代为退出赃款人民币40万元外,剩余赃款506.4294万元继续予以追缴。

梳理27起类似案件>>>

梳理案件图示

日前,红星新闻通过各地法院、检察院、公安和媒体近年来公布的案件,梳理发现与杨某一样,单位员工私自拿单位钱财打赏主播的事件,共27起,其中涉及职务侵占共20起,涉及贪污7起。

特点一:多利用单位财务管理漏洞

这27起案件中,多数员工的职务为会计、出纳、销售、采购等,据不完全统计,其中有会计6名、出纳员6名,销售还有4名。

为了将单位财产据为己有,他们多利用单位财务管理漏洞,通过自己保管收费票据的职务便利、利用保管公司账户、知晓账户密码、私刻公章、盗空白票据等方式,在短时间内将大量单位资金占为己有,并将大量资金用于打赏主播和游戏充值等。

其中,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涉及金额最大。某公司出纳员孙某,他对网络直播上瘾,自己的钱不够消费,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动用公司的大量资金,在购买网络游戏装备、给主播买礼物等方面花费945余万元。孙某因职务侵占单位2343余万元资金,挪用资金6493余万元,被处有期徒刑14年。

其中,重庆的95后周某在工地负责因公负伤工人理赔、房租结算等工作,他半年内截留工友工伤赔付款13余万元,将近10万都打赏给了主播。目前,周某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特点二:涉案人员多为80、90后,且普遍工资不高

从年龄上看,涉案人员80后和90后居多;绝大多数人员的月收入为两三千元,且家中经济条件一般。

红星新闻注意到,多数员工为男性,有10起案件为女员工;

年龄最小的女孩刘某出生于1999年4月。2017年6月至12月份,她利用在某公司担任业务员的职务便利,采取瞒报销售货物等手段,非法占有11余万元,其中5万余元用于网络直播打赏,她2017年12月的实际工资为1906.5元。刘某因犯职务侵占罪,被宝丰县人民法院判处拘役5个月。

出生于1997年的小松在温州某公司跑销售,月薪3000多元,他利用自己担任驾驶员兼销售员的职务便利,侵占公司货款及预付款达45万元以上,其中40多万元都用来打赏主播了。

案发后,小松称为了吸引女主播的注意,他每次出手“打赏”都很阔绰,短短一个月不到,他将44余万元全都用于打赏,成为主播粉丝榜前三,换来了女主播的“赞赏”。“一开始拿公司的钱不多,我是想通过工资拿来还的,但后来打赏越多,我也拿得越多,已经还不了了。”小松说他经常去买彩票,希望中了奖把钱还上。小松因犯职务侵占罪,被温州瓯海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3个月。

特点三:短时间打赏数额巨大

这27例案件涉及人员,多则2年多,少则花10天时间,就将从单位拿来的资金中抽出大量数额,“大手笔”地打赏给主播们,在直播圈营造的“竞争”中帮助喜欢的主播“比赛”,他们在案发后却无法偿还,或者只能偿还极少一部分。

天津的高某在酒店做出纳员,她伙同酒店的会计李某先后挪用了酒店准备用来装修的369万余元,仅仅3个多月全被高某挥霍掉了。

据央视报道,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塘沽分局办案民警吴垠辉称,高某喜欢上某直播平台上的一名男主播,2016年5月29日,她三分钟前刚收到了4万5千元公款,三分钟后,就在某平台上消费了5万元。6月5日高某来到派出所自首,而在这天的凌晨1点,她把剩余的大约10万都给主播刷礼物了。

高某到案后交代,她刚接触直播时并没有想到花钱,后禁不住诱惑开始充钱送礼物。起初,高某只会充值十几、二十块,没有引起主播的关注。高某开始大手笔充值送礼,终于引起了主播的关注,高某和主播的互动也越来越频繁了,还互加了。高某还称某直播平台所营造的“网络骂战”氛围,也让自己越陷越深。

案发后,高某亲属退缴赃款3万元,网络主播吴某退缴赃款18万元。高某和李某因犯职务侵占罪,高某获刑6年,李某获刑5年。在27起案例中,高某一案是少有的主播也退赃款的。

据《检察日报》报道,浙江义乌的蓝某因职务侵占10.2万元被判有期徒刑7个月,他到案时曾交代:“女主播们在直播间有时候会互相比赛,如果输了的话,看上去很可怜,还会撒娇,我就心软,就不断想打赏。”

特点四:打赏主播多为满足情感需求

很多人深陷网络直播是因为可以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

红星新闻梳理发现这27起案件中,有多起人员一边通过平台给主播打赏,还“追主播”追到主播所在城市,有人还和主播谈起了恋爱。

据《钱江晚报》报道,杭州的廖某深得公司领导的器重,但因为和同居7年的女友分手了,2016年9月到2017年3月,廖某在直播平台上打赏花费是100多万元。廖某自己交代,每个月的打赏就将近几万元。而他当时就觉得打赏、看直播能让他度过这段痛苦的失恋期。

据央视报道,江苏镇江的29岁会计王某侵占公司资金被发现后想割腕自杀,没有勇气自杀后就投案自首。王某本有妻儿,但因为迷上网络直播,一开始用一百元、两百元打赏主播,主播根本不理他,为了“面子”他挪用公款打赏,金额加大,主播就主动跟他,包括一起出去吃饭、玩。

王某被人认为是富二代,虚荣心得到满足,好几个女主播都主动与他结交,陪他吃饭、睡觉。他每周都以出差为由,到上海和女主播幽会,基本都住上海最好的酒店,有时一晚上都会挥霍10万元。

王某仅用10个多月,就将侵占的930多万元全部挥霍完了。实际上,王某月薪3000多元,法院判他犯占职务侵占罪,处有期徒刑7年,没收财产20万元,责令退还被害单位930万元。实际上,这27例案例中,大部分人都无力偿还被害单位所有钱款。

红星新闻记者 | 陈卿媛

 
 

 


本文由雅星平台/a>编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blogactivo.net//a/anli/280.html
联系QQ
175567947